斗牛捕鱼达人

争做企业创新的推动者 争做企业决策的参与者 争做斗牛捕鱼达人的建设者 争做企业思想政治工作的引领者
站内搜索
标题
来源
黄金女:智勇双全的女交通员
日期:2019-09-18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张惠宁

黄金女照片。 苏建强 翻拍

一份记述黄金女英雄事迹的材料,上面盖有临高县党史办公章。 张惠宁 摄

记载黄金女事迹的相关书籍。 张惠宁 摄

三年前,临高县关工委副主任陈振雄到琼中白沙起义纪念馆参观学习时,被纪念馆的一行文字记录吸引住了。这行文字写道:黎族首领、白沙起义的领导者王国兴1949年7月在一位临高新盈渔家女的护送下,穿过琼州海峡,到北平参加首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临高的这位女性这么勇敢,她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能有这样的英勇之举?”陈振雄当即决定要寻找这位女性,以弘扬她的革命精神。

近日,64岁的陈振雄携众多资料找到海南日报记者。这三年来,他拜访健在的老干部、查阅各种资料、寻找当事人的亲人,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这位勇敢的渔家女——黄金女的诸多记录。这位渔家女活到89岁,在1992年去世。她的英雄事迹被写入了党史:经她护送过海的不只是王国兴,还包括马白山将军等一批琼崖党政要员。

五次英勇护送

“我首先去拜访临高健在的老干部,比如王克祥、符莹等,王克祥说他曾坐过黄金女的船,他记得黄金女。”陈振雄说。陈振雄还寻找到多本年代久远的书籍和文字记录,其中最让他兴奋的是,黄金女的护送事迹被记录进了《中国共产党临高历史》。

据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临高历史》(第一卷,1926-1950)第二十一章《解放海南渡海作战的支前工作》所记载,1947年国民党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在琼崖沿海布防几万重兵,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并令其海军、空军机动配合,妄图阻止南下解放军渡海解放海南岛。在这种情况下,琼崖各级党政有关人员要渡过琼州海峡联系解放军,报送军情,非常困难。中共琼崖区委指示临高县委负责选派得力的人员担当这一重任。临高县党政负责人很自然地就想到了新盈镇头嘴村地下联络站的黄金女。黄金女人缘好,深得群众信赖,容易雇到船只。另外她母亲善于经营生意,积蓄了一些资本,她本人和国民党游击大队长张廷举有一定交情,万一出事,也比较容易脱身。

黄金女雇船只,筹经费,想办法先将渡海的大船驶离新盈港,到深水处抛锚等候,然后又摇着小船到准备过海干部的集散地彩桥村接送过海人员,并将他们送到大船上。黄金女用这种办法前后五次护送几十名干部和有关人员到达雷州半岛。其中第二次是1949年7月下旬的一天,她护送了白沙起义首领王国兴、临高县委书记朱家玖和新华社记者冯子平。当天下午5时他们从头嘴湾起锚,第二天拂晓接近徐闻海边,将要靠岸时,碰上了敌人的巡逻队,受到盘查。朱家玖忙从怀里取出手榴弹准备应急。黄金女机警地坐在船舱上面,用布包着头,装扮成护送病人去治病的样子,比比划划,巧妙地瞒过了敌人。

一个月后的1949年8月,黄金女与妹妹又护送了6名干部过海。这6名干部其中之一就有琼崖纵队副司令员马白山,他过海是为了参加首届全国政协会议。

史料记载英雄事迹

“她不是大个子,也不是小个子,中等个头。”5月30日,临高97岁的老革命干部王克祥对海南日报记者回忆说,1949年12月,任琼崖纵队司令部警卫队队长的他就曾坐黄金女护送的船暗渡海安港,寻40军驻地,为解放海南岛提供情报。

94岁的老革命干部符莹也记得黄金女,还曾去过她新盈的家。“那时她60多岁,头发花白了。”老人回忆说。

陈振雄遍访相关人员收集黄金女的材料,包括由海南省民间文化研究会和临高县民间文化研究协会所编的《琼崖革命斗争故事》一书所载的《在烈火中成长的好阿婶——黄金女》、中共临高县委老干部局所编的《烽火人生》一书中所记录的《执舵劈浪渔家女》等资料。

黄金女的儿媳、74岁的林二,家里珍藏着一份纸张已泛黄的资料,这份资料打印在A3纸上,作者是黄正安,题目是《智勇双全的女交通员——黄金女》,资料最后一页盖有临高县委党史办的公章,落款时间是1989年6月20日,在尾页还附有临高县委党史办一段手写的说明:“本文是我办两位干事采访老干部黄正安同志执笔撰写的。此文采写的情况基本属实,可供参考。”这些资料不同程度记载着黄金女参加革命、受命当上交通员、机智渡送亲人的故事。

但是关于黄金女的个人和家庭故事少有记录。黄金女1903年出生在新盈镇头嘴村。她嫁给了潭吉村的陈久有。陈振雄说,黄金女夫妻感情不错,可惜黄金女迟迟未生孩子,在她40岁那年,丈夫又从邻村娶回了一个女人。当年5月,丈夫的第一个儿子出生,7月,她也生下了唯一的一个孩子——一个男孩。目前她的后代仍然生活在头嘴村。

“母亲是爽快耿直的人”

黄金女只留下一张照片,挂在她居住的老屋墙上,照片下方标注了“1992年”,是她逝世的年份。

5月30日,在新盈镇头嘴村她的老宅,她的后代向海南日报记者讲述了他们记忆中的黄金女。

黄金女的亲生儿子已经过世了,她儿子儿媳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目前只有她74岁的儿媳带着小孙子生活在这里。

陈琼森是她的大儿子,但非她所生,目前也住在头嘴村。他回忆说,“母亲个性比较爽快耿直,发现有什么不对,会直接说出来,敢讲话。有时候看到邻居或路人争吵,她也会讲道理去劝阻。她是个很愿意帮助别人的人。”

陈琼森不是黄金女亲生的,但他一再告诉海南日报记者,母亲最疼爱他,“小时候我个子小,她亲生的儿子个子大,她经常背我出去走走逛逛。”在困难的年代里,陈琼森读书到初中毕业,而黄金女的亲生儿子只读到小学。

黄金女在革命年代里为什么有如此的勇气?陈琼森认为,这是有原因的。他说,父亲有个外甥叫王景星,很早就参加了革命,王景星时常跟他的父亲讲革命道理,母亲慢慢地也受到影响。

王景星其人其事在临高党史上有记载。据黄正安《智勇双全的女交通员——黄金女》一文所叙,“在外甥景星的多次动员下,1940年4月初,黄金女与丈夫陈久有奔赴美合岭,寻找抗日部队。从此,黄金女踏上了革命历程。”

黄金女的儿媳林二说,她没有看到婆婆享受过什么待遇,也没有留下什么遗产。几十年来,她只是珍藏着临高县史志办出具的一份盖了章的叙述黄金女参加革命的英勇事迹文稿。这是黄金女英勇故事的记录,是写在他们家族里的骄傲。

而对陈振雄来说,更多地挖掘和传播黄金女的故事,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事迹成了他四处奔走的动力,他告诉海南日报记者,已经有人对黄金女的事迹感兴趣,想拍成电影。